首頁 > 報告

無處不在的銀行:開放銀行的生态建設

報告 雨林 零壹财經 2019-05-31

關鍵詞:銀行開放銀行生态建設

2018年被一些人認為是“開放銀行”元年。

相關文檔:

無處不在的銀行:開放銀行的生态建設.pdf 下載 在線閱讀
 
2018年被一些人認為是“開放銀行”元年。對銀行業來說,開放銀行模式意味着傳統銀行的營運模式和思維都需要做出巨大的改變。這種改變不僅意味着銀行的經營理念将越來越向着“以客戶為核心”轉變,還要求一整套全新的生态體系建立起來,讓銀行、金融科技公司或其他第三方可以在這樣的一套生态中合作為客戶提供無縫銜接的金融服務。
 
為了了解業界如何理解和實踐開放銀行模式,我們詳細分析了金融壹賬通為建設開放銀行生态于近期發布的 Gamma O 開放平台。該平台被定位為“金融機構的科技 APP Store ”,是目前業内首個專注于金融垂直領域、聯結金融機構與科技服務商的智能開放平台。
 

01 什麼是開放銀行?
 
所謂開放銀行,一般被認為是銀行借助技術手段将自身的數據、功能和能力向第三方開放,通過合作夥伴向客戶提供服務的模式。開放銀行的概念源于英文OpenBanking一詞,最早由英國和歐盟提出,近年來逐漸成為全球銀行業轉型的新浪潮。
 
開放銀行是金融科技在銀行業綜合展現的重要形式之一,以平台合作為主要業務模式,以API接口或SDK為技術表現形式,以數據共享為基礎,通過開放與共享打造銀行生态圈,實現服務升級與價值再造,對與銀行業緊密相關的金融科技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
 
在歐洲,英國是探索開放銀行模式的先行者,2018年1月英國推出的開放銀行監管框架就為銀行與第三方的數據共享設定了标準。2015年底發布并于2018年底在全歐洲執行的“新支付服務指令”(PSD2)制定了支付賬戶的開放規則,規則要求銀行必須把用戶賬戶、交易數據開放給客戶授權的第三方機構。但這份指令并沒有對數據共享設定标準。總的來說英國以開放銀行為核心,大力推動金融機構之間以開放數據發展金融業務,使個人及小企業用戶擁有更多的金融選擇,客戶體驗顯著提升。
 
而在亞洲,新加坡以其建立起來的開放銀行生态體系引領着銀行業變革的潮流。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已經與數家新加坡大型銀行共同開發了一套框架标準并利用監管沙盒扶持相關金融科技的創新。與新加坡擁抱開放銀行的姿态相類似,香港金融監管局2018年1月就銀行業的開放問題進行了公衆咨詢,共收到41份意見書,分别來自銀行、金融科技公司、銀行業組織、個人及其他團體。2018年7月香港金融監管局又發布了銀行業開放的API框架,提供政策指導和行業發展方向指引并已經向第三方提供了多組金融數據和重要資訊。
 
在美國,監管機構雖然尚未發布任何與開放銀行相關的法規、指令,但銀行業的一些行業組織已經開始自發地發布開發指南和API列表,旨在促進開放銀行生态的發展,同時保證銀行客戶對數據擁有更大的控制權。
 
在我國,伴随着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區塊鍊等新技術的快速發展,金融科技公司對傳統銀行業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同時,傳統銀行業在拓展垂直合作領域、改進客戶服務能力和服務質量、探索自身開放模式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外部合作需求。
 
衆多銀行開始以API框架為基礎與戰略合作夥伴開展數據共享合作,加速創新轉型。2013年,中國銀行推出“中銀開放平台”,之後,上海華瑞銀行微衆銀行興業銀行浦發銀行建設銀行等也開始探索開放銀行轉型模式。
 
不管怎樣,開放銀行已經成為全球銀行業轉型的一個新方向,在探索開放銀行銀行模式上的先行者将在長期獲得更大收益。但需要指出的是,開放銀行不是簡單地讓客戶将他們的數據共享給第三方,而是要求銀行更緊密地與金融科技企業合作推動相關創新技術的發展,并以客戶為中心不斷滿足客戶的需求。
 
02 傳統銀行業面臨的行業痛點
 
畢馬威2017年發布的《中國銀行業轉型20大痛點問題與金融科技解決方案》報告列舉了五大類共20個痛點問題,在開放銀行越來越成為銀行轉型大方向的當下,這五大類問題依然顯得十分突出。
 
在獲客與營銷層面,傳統銀行的服務往往集中于一些特定的領域,因為服務的同質化使得競争已經日趨白熱化。傳統銀行業主要通過物理網點吸儲和獲客的模式在線上金融服務不斷發展的勢頭下變得越來越被動,一部分金融科技平台彙聚了大量小額資金的收支使用,對銀行的資金沉澱形成了直接挑戰。同時,銀行的線下網點運營模式面臨着轉化率低和成本高的問題,在營銷和獲客上不但精準度很低而且較難實現個人客戶的服務增值。
 
在産品與服務層面,随着技術的不斷發展,大衆的金融消費觀念也在不斷轉變,小額高頻成為當前普惠金融或者說消費金融的新常态,而現階段的銀行服務在某種程度上難以适應這樣的大衆普惠特征。尤其是在跨境支付與結算領域,每筆交易都需要在多家機構間進行傳送,不但速度慢效率低而且成本居高不下。
 
在合規與風控層面,随着各種互聯網金融産品雨後春筍般的出現,對零售信貸的投放,以及大量個人資金湧入在線投資理财領域,個人金融服務領域的詐騙、套取資金、捋羊毛、盜用身份等欺詐行為屢見報端。而随着銀行企業客戶下沉的戰略調整,伴随而來的是數量龐大的中小型對公授信客戶群,而銀行的機構與人員數量有限,不可能通過無限擴張來滿足傳統信貸流程的大量貸前和貸後線下風險管理工作。傳統的反洗錢與合規管理,側重于制度建設、數據報送和事後檢查,需要投入可觀的人工成本,而且時效性不好,不能夠滿足現代銀行業的及時性需求。
 
在運營管理層面,傳統供應鍊金融中銀行對信息流和物流的追蹤,主要是通過單據、票證、抵押登記、現場勘查進行,不但傳遞效率低、驗證成本高,而且難以有效杜絕風險控制隐患。而金融機構間的結算與清算,往往通過專設的機構進行,不但運營成本高,而且繁瑣的流程導緻數據傳遞時滞嚴重,導緻客戶服務響應速度不理想。與此同時,受限于用戶信用評估要求,企業和個人信貸申請流程均較為繁瑣。雖然央行已經建立了較為完善的企業和個人征信系統,銀行内部也有大量的信用數據,但仍難以滿足開發更多便捷貸款品種的需求。在信息化時代,銀行持有海量的用戶信息及交易數據,其中既有具有複用價值的數據,也不乏大量冗餘信息。這不但形成了銀行的管理成本與資源占用,還可能降低信息處理效率,錯誤引導對用戶的需求分析與營銷方向。
 
在科技基礎與研發層面,銀行自身的科技系統建設,傳統上較多采用集中化模式,雖然能夠提供較高的一緻性,但是擴展性差、資源調度不靈活。傳統的商用軟件外包開發體系,雖具有較高的系統安全性和可靠性,但是開放性差、采購及維護成本較高、開發敏捷性也難以滿足互聯網環境下的快速響應要求。部分銀行受制于資源、文化、機制等因素,在科技研發中還存在技術思維局限、創新效率低、開發周期長和研發成本高等問題。
 
03 金融壹賬通推出金融業首個開放平台 Gamma O   賦能開放銀行建設
 
三大核心價值全流程賦能開放銀行建設


2018年被稱為“開放銀行”元年。随着銀行産品同質化,流量、産品與客戶服務陷入新的瓶頸,部分銀行開始借助互聯網走出去,實現銀行與銀行之間、銀行與非銀金融機構甚至與跨界企業間的數據共享與場景融合,開放銀行概念應運而生。但是,對于諸多中小銀行來說,科技化轉型還存在諸多問題,更不要說建設開放銀行。總體而言,技術缺乏、人才短闆、投入不足,嚴重困擾着中小銀行的開放銀行建設。
 
據《中小銀行金融科技發展研究報告(2019)》顯示,大部分中小銀行對金融科技定位不夠清晰,缺乏戰略部署和對創新的重視,産品及渠道在客戶、營銷層面布局相對較弱;生态上,僅有不到5%的被訪銀行開放了API接口給外部企業;技術上,隻有27%中小銀行采取了IT前置,僅20%設立了科技專項基金/創新孵化器,缺乏前沿的AI、大數據等技術的能力與儲備。此外,外部科技服務商的良莠不齊,金融機構諸多需求無法實現快速落地,安全及信息洩露的風險等問題,在開放銀行建設過程中亦不容忽視。
 
金融壹賬通首席發展官王曉園表示,Gamma O 平台将提供三大核心價值以賦能開放銀行的建設,為銀行構建一整套從需求定制、技術接入到産品測試的全流程科技服務體系。
 
核心價值一:“ App Store ”一站式接入,快捷獲取豐富的科技資源。
 
Gamma O 将開放多家科技服務商(包括金融壹賬通)的人工智能、大數據等前沿科技的API接口,集合産品、系統及定制需求,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鍊接優秀開發者的技術開發能力,銀行可靈活調用接口,實現産品的快速落地。
 
核心價值二:建立嚴格入駐标準,為銀行搭建安全可信的科技服務平台。
 
傳統模式下,開放銀行的建設需要重構組織架構、業務流程、産品設計等,通過API接口輸出金融服務,與更多關聯方産生聯系,前期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并需要對接多方供應商。在此過程中,銀行對供應商的管理,以及包括技術和應用開發者在内的服務商安全性等問題均有極高要求。
 
作為中國平安集團對外輸出金融科技能力的唯一載體,金融壹賬通依托平安三十多年金融經驗,通過“技術+業務”雙驅動模式賦能金融機構。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金融壹賬通已為超3300家金融機構提供服務,包括近600家銀行、超70家保險公司、2600餘家其他非銀金融機構。
 
結合自身海量交易規模和應用經驗,金融壹賬通探索出了一套嚴格的準入機制及篩選标準。Gamma O 基于此,結合平台自身安全規範及授權協議,對接入的企業開發者層層篩選,解除金融機構對服務商安全性、延續性的擔憂。
 
核心價值三:提供平台沙盒測試環境,為金融機構大膽采用創新科技産品保駕護航。
 
對于傳統金融機構而言,要在金融科技浪潮中快速實現轉型,不僅需要接入新興的技術和落地的場景,也需要創新的環境。而很多傳統金融機構由于自身技術能力和資源限制,缺乏測試環境,大大降低了創新技術和産品的推出效率。針對這一痛點,Gamma O 平台提供了測試沙盒,為創新産品提供測試環境,提高創新産品的安全性、穩定性,推動廣大金融科技創新。
 
四大開放提升開發者綜合能力賦能開放銀行新生态


金融科技領域的科技服務商,在技術的開發上,普遍面臨新興技術發展快,難以全面覆蓋,開發周期長、成本高等問題;在技術的落地上,會面臨新興技術與業務需求不對等、銀行接入門檻高等阻礙,不利于金融科技技術快速疊代及行業的發展。為打破技術開發的封閉困境,GammaO向包括廣大開發者在内的科技服務商提供“四大開放”,即開放技術、開放客戶、開放資本、開放場景,讓服務商能夠簡單便捷地共享科技能力、縮短開發周期、對接金融機構客戶資源,從而更好地賦能開放銀行的建設。
 
開放技術
 
開發者通過連接 Gamma O,可直接調用前沿的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科技API接口,金融壹賬通規範的開發框架和架構支持,可提升開發者自身承接大型系統的開發能力;同時,開發者也可以将自身的科技能力接入GammaO平台,實現行業科技資源的真正共享從而優化。
 
開放客戶
 
Gamma O 平台為科技服務商打通大量金融機構與銀行項目的合作通道,國内外金融機構和科技服務商可直接通過GammaO平台進行對接,快速實現業務合作。
 
開放資本
 
Gamma O 平台每年将根據科技服務商信用評級及項目交付情況,選擇5-10家進行創投,上述項目還可直接進入平安雲加速器,獲得從資金到資源端的全方位扶植與孵化。
 
開放場景
 
金融壹賬通在銀行、保險、投資等全行業金融機構的服務經驗,産品與技術已應用在信貸、反欺詐、風控、營銷、智能助理客服等多個場景,通過GammaO平台,金融機構可以更便捷地使用技術與産品,科技服務商可以提升其對金融領域需求的理解能力,實現更多金融科技産品的快速落地。
 
金融壹賬通董事長兼CEO葉望春表示,打造GammaO開放平台,能彙聚各類金融科技人才、創新思維,以及前沿技術和場景資源,為包括中小銀行在内的各類金融機構一鍵接入豐富的科技産品和應用場景,對接海量前沿金融科技能力,應對不斷變化疊代的技術和産品需求,為轉型開放銀行提供源源不斷的技術動能。
 
截至目前,已有500多家科技開發企業、超過300家銀行洽談入駐GammaO平台。
 
04 目前開放銀行模式仍需解決的三大問題
 
2018年出現了一個較為明顯的趨勢,即各互聯網巨頭開始謀劃轉型,并越來越強調金融科技能力的建設與輸出,互聯網企業與傳統金融機構之間出現了新的博弈動向。此前銀行投入資金和人力以尋求在互聯網金融領域有所突破,一系列的銀行APP和平台建立起來,但在場景支撐上做得卻不盡如人意,無論是個人客戶還是企業客戶在這些軟件或平台上的黏性都難以有太大的提升。部分銀行開始嘗試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解決其面臨的困境,但開放銀行能否成為銀行業的新業态有三大關鍵問題仍需時間來檢驗和解決。
 
一是平台安全問題。
 
雖然 API 和 SDK 技術已經較為成熟,但對應用于開放銀行模式來說還處于起步階段。首先,保證對 API 的版本控制和權限管理既是應用本身安全的保障同時也是開放API廣泛應用的基礎;其次,如果要實現開放平台上與第三方的快速對接和技術疊代需求,靈活性和可擴展性就是在設計之初需要重點考慮的問題;最後,如何保證客戶信息和授意表達的真實準确,切實保障客戶數據的傳輸和存儲安全,避免數據的濫用是開放平台安全問題的關鍵。
 
二是監管套利問題。
 
某種程度上來說,開放銀行可能會模糊金融服務中持牌機構與非持牌機構的邊界,給監管造成了挑戰。金融科技公司在使用開放銀行接口為客戶提供金融服務的同時是否應該和銀行一樣受到嚴格的監管?如果在這一問題上對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做區别對待勢必會造成不公平的發生并滋生監管套利。銀行開放數據API端口,将使得非銀金融機構能夠自主拼搭出商業銀行的核心功能與服務,等同于獲得了銀行牌照,這對以持牌金融機構為核心的分業監管體系顯然會形成巨大的挑戰。
 
三是商業價值問題。
 
在銀行開放數據和服務的進程中,金融科技公司無疑将享受數據共享帶來的好處,而銀行卻要承擔API接口設計、信息系統架構改造等方面的成本。雖然銀行可以借助第三方平台帶來的便利條件将自己的服務觸達更廣泛的客戶群體,但客戶對銀行的概念将會逐漸變得模糊。銀行越來越退居幕後是否與希望加強同客戶的聯系相違背?此外,銀行如何借助開放平台變現以及能否獲得更高的投資回報則需要不斷在實踐中進行探索。
 
05 結論與展望
 
本報告以金融壹賬通的GammaO平台為例探讨了開放銀行的生态建設問題,我們認為對于傳統銀行業來說,業務的主框架和既有技術的使用依然是業務靈活性和可擴展性的瓶頸。雖然多年來銀行對業務進行先進技術改造的動力和壓力一直并存,開放銀行模式下對平台技術的綜合利用可能會在長期成為銀行業業态突破的重要推動力。
 
随着金融的業務和技術越來越頻繁地産生聯系,銀行、金融科技公司和其他第三方均需要積極思考如何做好業務和技術的結合。大部分銀行目前仍處在探索開放銀行模式的早期階段,在制定相應的戰略規劃和開放API的同時還在緊密關注這一新業态模式的發展以防走錯方向。而新業态下取得領先優勢的一定是那些在擁抱新模式的節奏和銀行收益最大化之間做出最佳平衡的市場參與者。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零壹海外周報:香港金管局聯合泰國銀行研究CBDC,IBM推出五大區塊鍊原則

下一篇>Binary&CIDA區塊鍊學術周報 【2019/05/24】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4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