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專欄】支付無戰事

董雲峰 · 零壹财經 2019-08-12 11:49:58 閱讀:27073

關鍵詞:2c5g産業互聯網支付平台統計

今年的“88活動”過去了,靜悄悄地。 原本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财付通)之間一年一度的角鬥大戲,并未留下太大聲響。 曾經火力全開的移動支付戰争,已然變成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持久戰,焦點則從C端轉向了B端。 如今來看,面向B端的戰略縱深,不僅關乎移動支付戰局,更關乎騰訊和阿裡...
今年的“88活動”過去了,靜悄悄地。

原本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财付通)之間一年一度的角鬥大戲,并未留下太大聲響。

曾經火力全開的移動支付戰争,已然變成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持久戰,焦點則從C端轉向了B端。

如今來看,面向B端的戰略縱深,不僅關乎移動支付戰局,更關乎騰訊和阿裡在産業互聯網領域的對決。

這場戰争早就不止于支付,而是兩大巨頭的天王山之戰——支付是入口,是賬戶,是數據,是命脈,誰也輸不起。

1 to C,打不下去了

“做一個有溫度的産品,不用再去想KPI,不用再去想數據。”

在最近舉辦的微信支付“88媒體開放日”上,微信支付事業群副總裁耿志軍如是說。

微信支付方面甚至提出了“後移動支付時代”這一概念,并聲稱将始終堅持開放,驅動社會、民生和産業的數字化升級與轉型。

而在支付寶“88媒體交流會”上,支付寶IoT事業部總經理鐘繇提出,“移動支付下一個階段,或者目前階段需要解決的問題,不僅僅是收款問題,而是更多在深層次商業方面,如何幫助商家做好生意。”

看看,火藥味少了很多,不再那麼劍拔弩張,絲毫沒有非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意味。

除了公關話術的成分,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是,戰争越來越打不下去了。

據易觀國際統計,從2017年起,支付寶和财付通在移動支付市場的份額分别穩定在54%和39%左右,合計占比在93%上下。

過去七個季度以來,任憑阿裡和騰訊如何搏殺,這一市場格局高度穩定,财付通未能再接再厲,支付寶也沒能拉開差距,雙方均無力撼動。

在向來變化萬千、起伏不定的移動互聯網江湖裡,如此持久而膠着的拉鋸是非同尋常的。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兩大巨頭的拉鋸,伴随着其他玩家的偃旗息鼓。目前市場上除了銀聯雲閃付還能發起像樣的沖鋒,其他機構都無心戀戰。

戰争不可能停止,隻不過,傳統的以C端為主的打法失去了意義——流量紅利見頂了,不是将要,而是正在發生。

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19年二季度,移動互聯網用戶淨減200萬,11.38億成為了大頂;寒意更濃的是用戶時長,從2018年12月到2019年3月,用戶時長增速從22.6%降至11.8%,到了2019年6月,增速滑到了6%,人均單日時長358.2分鐘,可能也離大頂不遠了。

能覆蓋的差不多都覆蓋了,大多數人既用微信支付也用支付寶,大多數場景既支持微信支付也支持支付寶。

換句話說,博愛的世人習慣了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同時存在。

打,打個大西瓜啊。

2 to B,争奪戰略縱深

C端打無可打,但B端的戰争剛剛開始。

既然通過補貼去改變C端偏好被證明是失效的,那就隻能靠B端撬動C端。誰能更好地服務B端,就能占據更多C端。

原因是,C端之所以博愛,在于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面向B端的服務整體同質化,導緻用戶體驗趨同,無法分化用戶。

同樣是掃碼,掃來掃去,能有什麼差異呢?這也是為什麼,在騰訊和阿裡的生态體系之外,B端為了方便用戶不會輕易選擇站隊。

to B之戰,是兩大巨頭to B服務能力的對決,究其本質,比拼的還是to C的用戶體驗。隻不過,邏輯從2C變成了2B-2C。

打個比方,在某個場景裡,用戶發現使用支付寶能有不一樣的體驗,可以獲得更多B端提供的附加服務,也就更願意在該場景中使用支付寶;這樣的場景越多,用戶的心智與習慣就越有可能發生變化。

在此基礎上,一旦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與B端深度綁定,B端站隊也就水到渠成了。隻有B端高度分化,戰争格局才有撼動的可能。

概言之,騰訊和阿裡的to B能力,決定了各自的戰略縱深,也決定了移動支付戰争的未來。

在今年的“88活動”期間,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将to B提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此次是騰訊提出向産業互聯網轉型之後的首個“88活動”。微信支付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其日均總交易量超10億次,連接5000萬個體商戶與商家,滲透到36個大行業以及100多個細分行業。

微信支付方面提到,随着整個商業環境的變化,從消費互聯網轉向産業互聯網,也意味着微信支付要向更深的商業經營領域滲透。“微信支付逐漸更懂商業,将貢獻它在後移動支付時代的增長。”

另一邊,支付寶與餓了麼聯合推出“8.8掃貨節”。支付寶方面釋放的信号是,未來還會有更多阿裡系業務與支付寶打通,為商家提供整套的阿裡商業服務系統。

鐘繇指出,“移動支付更多從淺層次的流量交換和流量的分發,變成怎樣跟B端做融合,幫助商家更好的了解他們的客戶,更好的服務他們的客戶,提升他們的生意效率,提升生意的轉化能力,提升過程當中對客戶的洞察。”

3 刷臉支付,并非大殺器

刷臉支付算是此次“88活動”的唯一亮點。

在全球範圍内,2013年7月,芬蘭創業公司Uniqul推出了史上第一款基于臉部識别系統的支付平台。

2015年3月,馬雲在德國漢諾威電子展上演示了“刷臉支付”技術,由螞蟻金服曠視科技(Face++)合作研發。

微信支付則在2017年末開始探索刷臉支付,最初的合作夥伴是服飾品牌傑克瓊斯,雙方推出了人臉智慧時裝店。

一直到2018年8月,支付寶宣布刷臉支付開始商用;同年12月,支付寶率先發布了刷臉支付機具“蜻蜓”。

進入2019年,3月,微信支付推出刷臉支付機具“青蛙”;4月,支付寶發布“蜻蜓”二代;最近,微信支付宣布“青蛙Pro”即将上線。

就目前而言,支付寶在刷臉支付領域走得更激進,占據了一定的先發優勢。2019年7月之後,蜻蜓的訂單與上個月相比增長了10倍。針對C端用戶的需求,支付寶還推出了“刷臉美顔”功能。

微信支付聲稱,過去一年其刷臉設備鋪設了數千台,主要是采用贈送的方式。“考慮到安全性、場景便利性以及硬件成本,門店智能設備還沒到大範圍走向市場的時候。”

随着5G時代的到來,刷臉支付會在移動支付領域占據更重要的位置,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必将展開一場惡戰。

不過,刷臉支付很難成為決定戰争走向的“大殺器”,更多還是to B戰略的一部分。

從近期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所透露的信息來看,它們共同強調的一點是,刷臉支付可以給B端帶來巨大價值——通過優化會員體系增強to C服務能力。

諸如,升級後青蛙 Pro不僅能掃“人臉”,還給商家準備了另外一個屏幕,并接入微信支付的小程序生态。在掃臉支付的同時,顧客能同時登錄會員系統,店員可以通過自己的屏幕與顧客端互動,使之變成了一個跟顧客溝通的交互媒介。

微信支付行業應用副總經理郭潤增稱,經過5年來“支付+會員”的探索,微信支付正式推出基于微信卡包會員、小程序會員與青蛙設備結合的“刷臉即會員”解決方案。門店除了掃碼支付和刷臉支付能力外,還能高效獲取會員。

支付寶方面亦指出,在刷臉支付時代,可以完美地做到支付即會員,同時完善商戶服務體系。

據支付寶公布,在線下,50%的會員增長通過“蜻蜓”刷臉支付終端完成。“這表明了刷臉支付對于商戶而言,不僅僅是一種支付方式,更是完善自身會員體系,增加用戶粘度的有效方式,同時也是幫助商戶完成數字化轉型的重要途徑。”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央行金融科技發展規劃解讀(共24篇)

中國零售金融發展峰會(共18篇)

全球央行眼中的數字貨币(共10篇)



耗時 17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