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監管

四位前主席罕見聯合撰文,這屆美聯儲怎麼了?

監管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零壹财經 2019-08-08

關鍵詞:美聯儲

美東時間8月5日,四位美聯儲前主席罕見聯合署名發表文章,呼籲美聯儲保持獨立性。

導 讀
 

面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現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持續抨擊,美東時間8月5日,沃爾克、格林斯潘、伯南克、耶倫四位美聯儲前主席罕見聯合署名發表文章,呼籲美聯儲保持獨立性。
 

該聯名文章強調,國内外的曆史一再表明,當央行不受短期政治壓力的影響,隻依賴可靠的經濟原則和數據行事時,經濟才是最強勁的,政治主導貨币政策将導緻通脹和增長數據惡化。
 

在向美聯儲施壓的最新行動中,特朗普将人民币兌美元彙率周一跌破7元心理關口的走勢稱作“彙率操縱”,并暗示他希望美聯儲采取反制行動。上周,在美聯儲舉行為期兩天的會議之際,特朗普呼籲“大幅”下調基準利率,并在會後對美聯儲僅降息25個基點的決定進行了抨擊。雖然美聯儲主席淡化了以後還會進一步降息的預期,但特朗普表示他應該反其道而行之。
 

特朗普的上述行為,推翻了近三十年來白宮不對美聯儲公開置評以尊重其獨立性的做法。
 

“保持美聯儲基于國家最大利益而非一小撮政客利益做出決策的能力至關重要。”四位美聯儲前主席強調。

 

他們都說了些什麼
 

在這篇聯名文章中,四人開宗明義,指出美聯儲必須享有“擺脫短期政治壓力”、采取獨立行動的權利。他們表示,美聯儲必須“更好地确保其不受黨派和政治評估的影響,其決策應基于對美國公民較長期經濟利益的分析,而非短期政治考量動機”。
 

事實上,這原本也正是美聯儲設置和角色定位的初衷。從理論上講,美聯儲的成立和職能設置,初衷恰在于擺脫兩黨選舉政治,對需要穩定性、戰略性和前瞻性的貨币政策構成太多太頻繁的沖擊。
 

美聯儲在法律上被确定為中立機構,且不受行政和立法部門制約。自1977年開始,就被國會授權,在穩定物價、推動勞動力市場達到完全就業和維持長期穩定利率方面獨立制定政策。
 

不僅如此,美聯儲7名委員任期分别長達14年之久,這相當于美國總統最長任期(兩屆8年)的175%。且各委員任期交錯,不會因同時屆滿而出現美聯儲“大換血”的現象。因此,盡管委員的産生程序是總統提名、參議院表決批準,但每任總統所能提名的委員總數是有限的,這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政黨因素對美國貨币政策的沖擊。
 

四位“前主席”先後服務過六位分别來自民主、共和兩黨的美國總統,盡管并非每位現任總統都滿意美聯儲的做法,但總體上他們都對美聯儲的“超黨派獨立性”和專業性,表現出了應有的尊重。
 

這本是美國當代政治生活中約定俗成的“遊戲規則”,照理說,本無須勞煩四位“前主席”這樣興師動衆。
 

 不點名的弦外之音

問題在于,現任總統特朗普恰是個罔顧“遊戲規則”的“任性者”。
 

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特朗普就不斷暗示、明示,美聯儲不僅不應加息,還應該重新降息,以刺激美國經濟的增長。當美聯儲及其現任主席鮑威爾對此表現出“獨立性”時,他不僅屢屢公開施壓,還多次惡言辱罵。
 

今年6月25日,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商業電視網采訪時親口說出“有權把美聯儲主席降級或撤職”,揚言要由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取而代之。
 

7月31日,美聯儲在連續兩天的貨币政策會議後宣布降息25個基點,将聯邦基金利率目标區間下調至2%-2.25%。這是美國自2008年12月後首次降息,也讓美聯儲此前曾長期堅持并連續9次采用的加息手段,被硬生生扭了個180°大轉彎。
 

近段時間的事态發展表明,今天的美聯儲決策,已深受聯邦政府、政黨利益和選舉戰略牽制。
 

這種打破“遊戲規則”的行政幹預、政治施壓,以及幹預施壓背後赤裸裸的政黨利益、選舉考量,才是四位前美聯儲主席及其背後衆多經濟學家最擔心也最不能容忍的。

 
不是“救市”是“自救”

 

特朗普的多變與他對美聯儲金融政策的露骨幹預,已令美國乃至全球金融市場産生巨大波動和不确定性。此時此刻,四位美聯儲前主席發聲,難免被投資者賦予“救市”寄托。
 

但美聯儲衆“老人”及其背後的支持者心中,想到更多的隻怕是“自救”:若不能通過努力盡快迫使特朗普重新承認、明确美聯儲“超黨派、超選舉周期、獨立分析決策”的權利、自由,那整個美聯儲“基本盤”都将崩潰。
 

從年底以來鮑威爾面對特朗普咄咄逼人的壓力步步妥協退讓可知,“鮑威爾時代的美聯儲”已積重難返。在2020年大選前,其政策将勢必深受特朗普政府及共和黨選舉需要的牽制,對此“老人”們也深知無能為力。但2022年2月,鮑威爾的第一個四年任期行将屆滿,照規矩特朗普有權重新任命鮑威爾,或提名一個新人。
 

特朗普在手握類似權力時,經常表現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任性。如他在提名美國聯邦法院大法官時就死纏爛打,必欲“保駕護航”自己中意的人選上位才罷休。在自己無法為所欲為的WTO仲裁員推薦方面,他就甯肯讓仲裁機制“爛掉”也不願妥協。
 

在此次聯名文章中,四位前主席表示“希望總統在未來遴選美聯儲新主席時基于人選個人能力、誠信,而非基于政治效忠或立場認同”,這近乎直截了當地讓特朗普“把手拿開”了。
 

道理是明擺着的:若特朗普不能對美聯儲獨立性、專業性和長線性等基本“遊戲規則”給予明确認同,那是否會令美國經濟、金融陷入危機尚難斷定,但可以斷定的是,這将令超脫運行數十年之久的美聯儲體系,及附着其上的人、物、事,都不得不面對前所未有的深刻危機。
 

附:聯名文章譯文
 

美國需要一個獨立的美聯儲
 

 當央行擺脫短期政治壓力時,經濟運行最佳。作為美聯儲的前理事會主席們,我們一緻堅信,為了經濟利益最大化,美聯儲及其主席必須被允許獨立行動,不受短期政治壓力(的影響),尤其是美聯儲官員不會因為政治原因而受到撤職或降職的威脅。總的來說,我們為國家服務了近40年,并被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六位總統一次又一次地任命。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做出艱難的決定,以幫助引導經濟走向美聯儲的法定目标,即實現就業最大化和物價穩定。

回想起來,我們的選擇并非都是都是完美的。但我們認為,這些決定是基于對美國公民長期經濟利益的分析而做出的無黨派、非政治評估的産物,而不是受到短期政治利益的驅使,因此效果更好。
 

美聯儲的無黨派地位并不意味着它不負責任。國會決定了美聯儲的權力,并要求其實現就業最大化并促進物價穩定。美聯儲主席和其他聯儲官員會在國會作證,并定期公開發言,解釋他們對經濟的看法,以及他們計劃如何履行職責。總統、國會議員、金融市場參與者、專家和許多普通公民都主張,美聯儲應該做出特定的貨币政策決定。在我們的政府體系中,這是每個人的權利和特權,這是我們不會質疑的。
 

美聯儲歡迎公開對話,正如“美聯儲傾聽”(Fed listen)計劃所表明的那樣。在該計劃中,美聯儲官員就聯儲政策框架可能發生的變化與公衆進行了接觸。一場強有力的公開辯論有助于改善貨币政策。
 

然而,國内外的曆史一再表明,當央行不受短期政治壓力的影響,隻依賴可靠的經濟原則和數據行事時,經濟才是最強勁的,經濟運行才是最好的。政治領導人呼籲央行實施貨币政策、以便在大選前後為經濟提供短期刺激的例子比比皆是。但研究表明,從長遠來看,基于當前政治(而非經濟)需求的貨币政策會導緻更糟糕的經濟表現,包括更高的通脹和更慢的增長。
 

即便僅僅是認為貨币政策決定是出于政治動機,或者受到政策制定者無法完成任期的威脅的影響,也會削弱公衆對央行正在為經濟的最佳利益而采取行動的信心。這可能導緻金融市場不穩定和更糟的經濟後果。
 

由于無黨派、獨立的貨币政策是如此重要,國會明智地将美聯儲确立為一個獨立機構,允許地區參與,并防範政治操縱。這些保障措施中包括:美聯儲理事的14年任期(聯儲主席和副主席為4年任期),包括主席和副主席在内的聯儲官員隻能因與違反相關法律或類似的不當行為等原因被撤職,而不是因為與政治領導人的政策分歧。這個固定條款體系的目的是确保美聯儲做出的決定最好地服務于經濟——以及我們所有人——而不考慮短期的政治考慮。
 

是選舉就會有結果。這當然适用于美聯儲和其他政府機構。當現任主席的四年任期結束時,總統将有機會重新任命他或選擇新的人選。這項提名必須得到參議院的批準。我們希望,當做出這個決定時,這個選擇将基于未來候選人的能力和正直,而不是政治忠誠或行動主義。保持美聯儲基于國家最大利益而非一小撮政客利益做出決策的能力至關重要。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強化監管,印尼金管局一年關閉826家違規創企

下一篇>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平台經濟 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1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