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

信用債動态監控

資訊 小艾 · 零壹财經 2019-08-13

關鍵詞:信用監控動态

2019年8月4日,我國債券市場總存量為92.01萬億元,比年初增加6.27萬億,增長7.31%。
導語:債券市場是我國金融市場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由信用債、國債、政策性銀行債、地方政府債及同業存單等共同構成。截至2019年8月4日,我國債券市場總存量為92.01萬億元,比年初增加6.27萬億,增長7.31%。其中,信用債30.84萬億,比年初增加2.32萬億元,增長8.13%,比債券市場快0.82個百分點。在我國經濟由高速發展向高質量增長轉變的過程中,信用債仍維持了較高增長。那麼,信用債持續較高增長的背後,是否高質量增長呢?為此,筆者将從信用債實質違約、評級下調和評級上調三個方面進行定期持續跟蹤,試圖一探究竟。接下來,筆者以2019年7月29日—2019年8月4日為觀察期,并追溯到年初,分析情況如下。

一、實質違約:觀察期内發生2起,年初以來制造業違約最高、北京山東最多

觀察期内,“18洛娃科技MTN001”、“18中信國安MTN002”兩隻債券發生實質違約(表1)。wind顯示,洛娃科技由于信息披露不完整,多項債券發生違約,進入破産重整,未能如期兌付利息;中信國安違約原因為流動資金緊張,未能如期實現兌付利息。
表1   2019年7月29日—2019年8月4日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曆史上,這兩家公司均發行了不少債券。其中,洛娃科技實業集團自2014年以來共發行14隻債券,截至2019年8月4日,未到期4隻債券中4隻實質性違約。中信國安集團自2004年以來共發行19隻債券,未到期的8隻債券中3隻實質性違約,涉及違約金額54億元。

這兩家公司都屬于未上市企業,洛娃科技來自制造業,中信國安來自綜合類行業。從地域看,洛娃科技和中信國安都來自北京市。

縱觀2019年以來實質違約的發行主體,共涉及48家企業,較2018新增24家違約主體,其行業和地域分布情況如下。

(一)年初以來,制造業違約更高,租賃和服務業較少

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違約債券餘910.66億元,涉及債券120隻,涉及企業48家,其中上市企業10家。

從分行業看,制造業違約債券餘額最高,共383.54億元,占全部違約債券餘額的42.68%,涉及違約企業26家,17家企業未上市,9家企業上市,違約債券共61隻。同期,排名第二的為綜合類企業,違約債券餘額169.43億元,占2019年以來全部違約餘額的18.61%,涉及違約企業6家,均為非上市企業(表2,圖1)。觀察期内2起實質違約也分别來自于這兩個行業。
表2   2019.1.1—2019.8.4違約債券行業情況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圖1   2019.1.1—2019.8.4違約債券行業分布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二)年初以來,山東和北京違約數多、河北和吉林等最少
 
從地域看,北京、山東違約債券數量最多。其中,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山東違約債券20隻,列第一,涉及企業4家,均為非上市企業;同期,北京違約債券16隻,列第二,涉及企業7家,其中上市企業2家(表3)。

從違約債券隻數比例看,黑龍江、遼甯省的違約債券比例最高,其中黑龍江省為23.08%,其次遼甯省,為13.56%。占比最低為雲南省,占比僅0.74%。

從違約原因看,wind顯示,2019年債券違約的原因大多數都是由于流動資金緊張,未能籌措資金兌換本息。除此之外,其他原因包括控股股權糾紛,以至于融資渠道受限;亦或是管理層不善引發的媒體關注,緻使正常經營難以進行;也有部分企業是由于前期投入大,還未收到相關收益;甚至有部分企業已經進入破産重整的地步了。其中山東勝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發生13隻債券違約,已向法院申請重整;國購投資有限公司由于帳号被查封,發生10隻債券違約。
表3  2019.1.1—2019.8.4違約債券地域分布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表4  2019.1.1—2019.8.4各地域違約債券比例排序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二、評級下調:觀察期内農商行居首位,年初以來制造業最高、廣東和江蘇最多

觀察期内,評級調低的債券27隻,涉及發行企業16家。其中,農商行的評級降低債券數居于首位,共有11隻債券,占全部評級調低債券數的40.74%,涉及8家銀行,這些農商行規模均不大。wind披露,8家銀行經營中忽視流動性資金帶來的風險,由此導緻債券評級下調。此外,評級調低的11隻銀行債中9隻屬于商業銀行次級債,這與本身債券的性質是分不開的。

除銀行外,評價調低的債券以制造業居多,共有4家企業,涉及債券10隻。其餘債券零星分布在批發和零售業、綜合類、采礦業以及農林牧漁業。
表5  2019.7.29—2019.8.4評級下調債券情況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一)年初以來,制造業債券評級降低最多,采礦業變動最小

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制造業、金融業和綜合類行業的評級調低債券數位列前三。其中,金融業評級下調16隻,占比7.84%;制造業評級下調82隻,占比40.20%;綜合類行業評級下調16隻,占比7.84%。而采礦業最少,評級下調1隻,占比0.49(表6)。

截至2019年8月4日,金融業暫未出現實質違約,但是金融業隐含評級降低(隐含評級降低即中債估值中心從市場價格信号和發行主體披露信息等因素中提煉出的動态反映市場投資者對債券的信用評價降低)債券數最多,由此證明市場投資者對金融業債券的積極性不高。

制造業的評級調低債券數多,這與制造業的違約債券多的事實相契合。一方面是因為制造業的信用債券發行基數大;另一方面是由于我國制造業企業過度依賴流動負債融資、營運資金周轉率低,并且在互聯網的沖擊下,制造業企業前期投入成本大,而收益未能快速見效,以至于未能有足夠的流動資金兌付債券本息(劉曉玲等,2016)。

結合綜合類企業的違約債券數,這樣的大的評級調低債券數也是符合的。由此可見,債券違約高的行業可以反映在評級調低債券數上。
表6  2019.1.1—2019.8.4評級下調債券行業分布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注:評級預警包括評級調低、隐含評級調低、列入評級觀察三種情況。

采礦業的債券評級降低最少,共有11隻債券受到評級預警,其中1隻債券發生違約。2019年以來,采礦業共發行228隻債券,發行金額達3862.1億元,在所有行業中處于中等水平。


(二)年初以來,江蘇和廣東位于前列,遠超江西、陝西等省份

從地域看,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江蘇省債券評級受關注項數最多,共有246隻債券被納入評級預警,其中調低評級債項58隻,隐含評級下調136隻,評級觀察52隻。廣東省共有181隻債券受到評級預警,評級調低、隐含評級調低、評級觀察的債券數分别為49、63、69。這兩個省份發行債券數排名也是靠前,分别在2019年以來發行債券數984、926。而江西、西藏等地評級下調的債券數為0(圖2)。
圖2  2019.1.1—2019.8.4評級下調債券地域分布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三、評級上調:觀察期内銀行最多,年初以來非資産支持債券建築業最多、江蘇和廣東最多

   觀察期内,共有51隻債券評級調高。其中15隻債券為資産支持票據或資産支持證券,另外36隻債券為一般中期票據、一般企業債或商業銀行債券,涉及17家企業,金融業和建築業的債券居多,占全部債券的63.9%。建築業中有12隻債券,5家企業,其中湘江投資集團旗下6隻債券評級上升;11隻金融業債券中,全部為銀行業,7隻農商行債券,4隻城商行,值得注意的是,觀察期内共有4隻商業銀行次級債評級調高,但制造業評級調高債券僅1隻(表7)。
表7  2019.7.29—2019.8.4評級上調債券情況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15隻資産支持債券共涉及10家企業。其中,平安國際融資租賃發起的4隻債券評級調高,委托江蘇國際信托為發行機構;建設銀行發起的3隻債券評級升高。15隻債券中,資産支持票據5隻,10隻資産支持證券。從基礎資産類型來看,租賃債權和企業貸款占據多數。
表8  2019.7.29—2019.8.4ABN/ABS評級上調債券分布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一)從行業來看:年初以來,非資産支持債券中建築業居多

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發行653隻債券,其中425隻為資産支持票據,涉及企業184家,其中上市企業29家。

從分行業看,建築業評級調高非資産支持債券數最多,共119隻,占全部評級調高非資産支持債券的28.00%,涉及企業49家,48家企業未上市,1家企業上市。同期,排名第二的為房地産企業,評級調高債券62隻,占2019年以來全部評級調高非資産支持債券的14.59%,涉及企業16家,4家企業上市。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2019年以來評級調高非資産支持債券數最少,僅1隻債券,占全部非資産支持債券0.24%,涉及上市企業1家(表9)。
表9  2019.1.1—2019.8.4非資産支持債券行業分布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注:本次統計為非資産支持債券,資産支持債券分析請見後續報告

(二)年初以來,江蘇和廣東位于前列,遠超甘肅、吉林、甯夏、山西等地

從地域看,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江蘇省評級調高非資産支持債券項數最多,共有92隻債券,占全部評級調高非資産支持債券21.65%,涉及企業38家,3家上市企業。廣東省共有58隻非資産支持債券評級調高,占全部評級調高非資産支持債券的13.65%,涉及21家企業,1隻上市企業。甘肅、吉林、甯夏、山西等地自年初以來評級調高非資産支持債券最少,均為2隻,其中甘肅省涉及企業2家,均為上市企業,其餘省份涉及1家企業,均為非上市企業(表10)。
表10  2019.1.1—2019.8.4非資産支持債券地域分布

數據來源:wind,零壹智庫

另外,本周共有4隻債券推遲發行或者發行失敗,其中2隻同濟藥業的債券延期發行,2隻債券取消發行,分别為輕紡集團和昆明産投。

四、總結

在如此激烈的市場環境下,債券市場迅速擴容,債券違約事件也在不斷增多。2019年新增的24家違約主體,大多數為民營企業。縱觀2019年以來信用債發行情況,金融業、建築業、制造業是我國債券市場的主力,雖然違約事件較多,但是評級調高的非資産支持債券也很多。另外,觀察期内的商業銀行次級債評級調高,對我國銀行次級債也是一個利好的信号。本周爆出的違約主體旗下均擁有多隻違約債券,由此告誡投資者在選擇債券時,謹慎關注該發行主體以往債券的本息兌付情況。
關于信貸資産質量分行業分析,我們将在零壹FINDS中作系列分析。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銀保監會:上半年銀行業淨利潤增長6.5%,不良貸款率1.81%

下一篇>基金豆四年磨一劍: “小目标”策略服務升級、付費模式初探索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08ms